/

血光一闪,向着那个灵神六重的中年大汉斩去。

被无尽杀念笼罩,那个中年大汉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眼中,透露出无比惊恐之色,他竭尽全力斩出一剑,但在陆鸣的血色剑光中,剑芒崩溃,血色剑光从中年大汉的眉心斩下。

噗呲!

中年大汉直接被劈为两半,就连灵神都没有逃出。

见到这一幕,剩下的三人肝胆俱裂,差点吓破了胆。

陆鸣,怎么会这么恐怖?灵神六重的强者啊,都被一剑斩杀,这可是足足相差了三重的距离啊。

“逃,逃,逃啊!”

此时,他们心里唯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逃。

逃的越远越好,这是一个杀神。

三人,化为三道剑光,分为三个方向,拼命逃窜。

“杀!”

陆鸣脚步一踏,施展九龙踏天步,向着一个灵神五重的强者冲去,瞬息,就追上了此人,一剑劈出。

此人露出绝望的大吼,拼死反抗,但无用,剑光落下,破灭一切。

噗!

血光四溅,一颗头颅远远飞出,同时,剑气溢出,将此人的灵神绞杀。

被这么一耽搁,另外两人,已经飞出了很长一段距离。

“一个也别想走,去!”

陆鸣一挥手,手中的血色战剑化为一道血光,极速向着一个灵神五重的强者杀去,而陆鸣自己,则施展九龙踏天步,向着剩下的一个灵神六重的强者追去。

陆鸣的身体如一道流光,几个呼吸而已,就追上了对方。

“陆鸣,你杀了我们,你也要死,我天武剑派的至尊都出动了,你跑不了!”

此人大吼,眼中露出绝望之色。

他施展血脉融合,化为一把战剑,想要拼死一搏,就算死,也要让陆鸣付出一点代价,可惜,他这个想法注定要落空。

陆鸣运转镇狱天功,一掌劈出。

自从镇狱碑血脉融入了一截真正的镇狱碑,他施展镇狱天功的时候,威力有了明显的提升。

施展同样的真元,施展同样等级的镇狱天功,威力比之前,要强了一大截。

再加上爆发了八道龙力,此时,陆鸣的力量真正强的可怕,比当初在圣城大战各大天骄的时候,更强了一大截。

现在,若是再对上冥子,陆鸣有把握几招之内,就能击败他。

轰!

手掌镇压一切,像是拥有无穷威力,压穿天宇,斩在此人所化的战剑上。

一掌下去,战剑被震为碎片,重新化为人形,大口咳血。

第二掌下去,此人身体,四分五裂。

咻!

一道血色剑光飞来,重新悬浮在陆鸣头顶,化为一滴血珠模样。

显然,那个灵神五重的武者,也被血色战剑击杀。

五个天武剑派的高手,全灭。

魔气弥漫,谢乱的身影出现,颇为诧异的看了陆鸣一眼,道:“战力不错,没想到,三万年后,居然诞生出你这样的天骄,若是与我同在一世,当可做我的对手!”

陆鸣的战力,让谢乱都有些惊讶。

心高气傲如他,都说出陆鸣若是与他同在一世,可做他的对手,要知道,这样的话,谢乱从未对别人说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