旭日初升。

榕城如一座巨大机器已经开始忙碌起来。

与一座座耸立的高楼相比,奔波的人们就像勤劳的蚁群,为了能在这座城市生存下来,可能天没亮就得起床,抢在人流低的时候赶地铁。

春熙路的自在悠然,终究只是粉饰出来的美好泡沫。

这座城市更多的,还是用尽力气生活的普通人。

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,一栋建筑最为惹眼,它由两座副楼构成,中间一条空中走廊相联,是无数白领梦寐以求的圣地。

作为老牌一线城市,榕城牛逼企业很多,但威影集团势必榜上有名,毕竟大部分公司,都只是租用几层写字楼当作办公用地,像奉威这样拥有自己独立大楼的,即使在榕城,也不多见。

因为热心公益事业,威影集团多次受到正府的表彰,在纳税名单里,名列前茅,并且它作为一家民营企业,却不像其他资本家那样拼了命压榨员工,福利极高,比起国企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在声名遐迩的“双子塔”楼下,几辆奔驰平稳停靠,几名气质冷峻的黑衣保镖率先下车,严密护卫在一辆车旁。

确认周围没有安全隐患,一保镖弯腰拉开车门。

从车上下来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明明相貌平平,没半点帝王之相,可他下车后站在车旁,却给人一种如海如渊的深沉感,不敢逼视。

不用保镖呵斥,大楼下来上班的白领们不约而同让开道路。

他迈步向前,面色平静,宛如君王。

他动后,助理、保镖才迅速跟上。

“奉总,昨晚小姐在M2与人发生冲突,对方是三联帮的堂主,舒山。”

“噢?”

中年男人抖了抖眉,略带诧异,“那丫头怎么没和我说。”

“或许是小姐不想麻烦奉总吧。”

助理很会说话。

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

没错。

这个相貌平平却身怀龙虎气象的中年人正是威影集团的创始人,在榕城家喻户晓的峥嵘人物——奉威。

“威影”这个名字,正是取自他和他的妻子。

“好像是因为一个小姐的一个朋友被舒山看上,舒山想让她作陪,被拒后发生了摩擦。”

助理一五一十汇报道:“后来游俊赶到,解决了此事。”

奉威淡淡一笑。

“看来宝岛人还挺知趣。”

助理沉默,没发表意见。

一帮人步入大楼。

集团已如日中天,作为老总,其实大可不必如此操劳,可奉威异于常人,往往比旗下员工还要早到,十几年如一日,这也是他最令人称道的地方。

“奉总。”

“奉总。”

“奉总。”

……

问好声络绎不绝。

除了对于权力的敬畏,还有发自内心的爱戴。

根据不权威的调查,在榕城浩如沙砾的公司里,威影被评为最受欢迎的企业,

关于奉威的各类评价里,有一个词,在职场圈流传甚广。

爱民如子。

虽不太合适,但却贴切的形容出奉威对待员工的态度。

能为一名普通员工患癌家属拿出百万治病的老板,别说榕城,哪怕放眼全国,又有几人?

而大多数的资本家,只会妖言惑众,九九六是福报这种可耻的话,都能理直气壮说出口。

“总裁,刚刚赖名良先生的秘书又短信催问我,会面安排在什么时候。”

当来到办公室门口,早已经到岗的秘书立即过来请示。

赖名良,美籍华人,靠亡妻拿到一大笔遗产,其在美利坚的公司业务,与威影集团有重合的地方,存在合作可能。

“你安排一下,中午吃饭的时候会面。”

秘书点头称是。

奉威则在数以百计员工的虔诚仰望中,走进属于他的豪华办公室。

勤杂人员送进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,不急于工作的奉威接过咖啡,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繁华市区。

每天早上,站在窗前喝一杯咖啡,已成为奉威的习惯,或思考工作,或感悟人生,偶尔什么都不想,让大脑放空。

和大部分叱咤风云的大佬一样,他能有今日之成功,离不开家庭背景的支持,但同样,更归功于他个人的努力拼搏。

以为出身优渥,便心安理得的放纵享乐,金山银山,也有亏空的一天。

让父母欣慰,给子女荣誉,这是他年轻时立下的志向。

现在,他已然办到。

办公桌上的座机响起,打断奉威纷杂思绪。

开始工作……奉威喝下最后一口咖啡,转身走向办公桌。

…………

天玺云台。

门铃声响起,

提前请假的邓禾打开门,发现父母已经站在门口。

“爸妈,你怎么怎么早?不是说好我去接你们的吗?”

“又不是外人。”

心疼闺女的邓知先和彭恩翠进门,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,都是从沙城带来的土特产。

穿着睡衣的邓禾连忙接过。

邓知先夫妇不是第一次来,当初邓禾买下这个房子的时候,就请父母来参谋过,毕竟对于普通人家,买房子,是一辈子的大事,一家人都觉得这房子不错,邓禾才签合同。

“这都什么点了,你怎么还在睡?早餐可关乎健康,你这孩子都这么大了,还不会照顾自己……”

彭恩翠絮絮叨叨,做父母的,大抵如此,即使知道女儿工作辛苦,但也希望她能有健康的作息规律。

“禾禾难得休假,多睡会,也不算什么。”

邓知先是典型的慈父,顿时帮腔道,可突然间,他脸色一变。

“这是谁的鞋?”

他指着鞋柜上一双明显的男士皮鞋,猛然抬头严肃的盯着邓禾。

邓禾一愣,还没来得及说话,只见母亲彭恩翠也一脸震惊的盯着自己。

“禾禾,你……”

闺女家里出现男士皮鞋,这可不是小事。

“那臭小子在哪?!”

邓知先怒不可遏,顾不得换鞋,顿时往屋里冲,邓禾拦都拦不住。

“爸……”

邓知先率先闯进主卧,发现没人,眉头拧起,一向慈眉善目的他这时候脸上平白浮现几分戾气,转身又往客卧走。

“爸……爸……”

邓禾急得不行。

“你这丫头,简直胡闹!”

彭恩翠此时脸色也非常难看。

他们是很传统的家庭,女儿一直说自己是单身,现在家里突然睡了个男人,这传出去,让他们怎么见人?

“砰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